“铂爵旅拍,想去哪拍就去哪拍。”当用户在电梯里、综艺上听到这句广告语时,铂爵旅拍已在广告上投入了5个亿。在结婚率连年走低的情况下,铂爵旅拍却带火了婚纱旅拍市场。有资料显示,2018年,婚拍旅拍产品订单增长200%以上。
  洗脑广告,让更多人了解到了旅拍这个新兴行业。其实,真实的旅拍市场还有一股冉冉上升的新力量——旅游地跟拍。与婚纱旅拍不同,旅游地跟拍既有复购,且客单价不到婚纱旅拍1/5,更容易占领用户心智,它能实现闺蜜、亲子边玩边拍照出精致照片的愿望。
  数据显示,全年国内旅游人数达55.39亿人次,旅游跟拍行业如果能在未来拿到2%的市场,就将获得1亿人次的用户,也就是说,这将是一个百亿,甚至千亿级别的市场。“本质是用户的社交货币从文字转变为图片、短视频。”有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

旅游地跟拍市场崛起中

  消费人群发生代际变迁。大部分年轻女性已经将旅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她们喜欢记录,喜欢分享。

  用户购买习惯已然改变。当用户醉心于旅行跟拍照片时,她们会首先去淘宝搜索异地跟拍。这使得更轻的商业模式登上舞台,不需要提供化妆、服装等服务。同时,淘宝具有天然的用户信任基因,可以申请退款,作出评价等。

  一方面,这与出境旅行市场的火热分不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数据显示,2018 年,全年国内旅游人数55.39亿人次,增长10.8%;出境旅游人数14972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4.7%。全年实现旅游总收入5.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5%。

  “只分割2%的市场,就能获得超1亿人次的旅游用户。”杭海军表示。至于旅游地跟拍这个市场有多大,他也很难说清楚。

  另一方面,OTA平台携程正在教育市场。携程是行业内的TOP级玩家,孙鹏认为,这是推动市场向前发展的厉害角色。他透露,携程花了很多钱砸向旅游地跟拍,一直在尝试从内容上切入,找到新的流量突破口。他估计,旅游地跟拍这个蓝海市场,明年将会迎来爆发。

  但当下,杭海军认为还有一方需要关注,那就是铂爵旅拍。

  铂爵旅拍是这两年流行起来的婚纱摄影品牌,广告语“铂爵旅拍,想去哪拍就去哪拍”魔性洗脑观众。有媒体曾报道,铂爵旅拍拿下了今年15档热播综艺的冠名,涵盖《女儿们的恋爱2》《青春的花路》《妻子的浪漫旅行2》等旅行和情感类节目,仅广告投入直逼5亿人民币。

  在杭海军看来,大手笔的广告支出让市场开始注意到这个细分赛道,从而进一步加深对旅拍的理解,以及对旅游地跟拍的了解。

  “这个市场有多大,谁在推动,并不是我当下考虑的重点方向。”从投资的角度,李湧表示,旅游地跟拍之所以在2018年开始崛起,是因为社交发生了变化。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由消费者需求推动的增量市场。“拍照这个事已经存在数年,但是为朋友圈拍照还是头一遭。”有调查数据表明,大部分女生每天都在考虑发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圈能抓住好友的注意力。

  抖音的崛起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社交货币已经从最早的微信文字互动社交,转变成图片、短视频。“旅拍只是一个将潜在用户需求激发的可落地应用场景。”李湧认为,如果有创业者能够发现其他的应用场景,也值得一试。毕竟,消费者对分享的东西开始有了质的要求,希望呈现一种“更精致”“更美”的生活。

初创企业如何建立壁垒

  旅游地跟拍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市场。入场者都在争夺用户心智,未入场者还在等待时机,等大家看到一套成熟的路径,且可被复制时,就会蜂拥而入。
旅游地跟拍行业的核心壁垒还是服务。

  内容、产品研发等是服务的外化形式,当服务体系建立后,用户就会形成品牌认知,而品牌是能够长久深入人心的东西,会慢慢培养消费者习惯。产品试错成本低,但服务切换成本高。

  伴随着90后爱美人群的崛起,旅游地跟拍市场已冒出绿芽,谁能抓住消费者,或许就能抢占先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也会成为投资人下一个争相押注的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