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晚间,小米发布2019财年Q3财报。小米手机卖少了,却更赚钱了,其中一大业务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超过156亿元,同比增长44.4%。而这一切都要从2013年开始说起。
小米创始人雷军在2013年布局物联网,并创造了一个全新物种:小米生态链。

01
为何要做小米生态链:弯道超车

2007年金山上市,获得财务自由的雷军暂退江湖。

2010年,年届不惑之年的雷军再一次点燃梦想之火。

2011年,小米第一款手机发布,4年后取得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地位。

2013年底,看到智能硬件和物联网(IoT:Internet of Things)趋势,决定用小米手机成功经验复制100个小小米。每个小小米都是独立的公司,采用投资+孵化方式迅速助力其成为行业内的标杆企业。

2014年开始疯抢项目,项目围绕手机展开,投资第一个圈层是手机的周边产品,第二圈层为智能硬件,第三圈层为生活耗材。

三年下来,小米生态链投资了77家企业,30家企业发布了二百多款产品,已经有16家年收入超过1亿,3家年收入超过10亿,还有4家独角兽公司。

小米用生态链方式布局物联网,原因在于以当时小米的人力物力,不可能在做好手机的同时还能做好物联网所需的其他产品。用生态链模式干,小米只是将资源和产品方法论输入到被投资企业,投资不控股,保持每支队伍的独立和生猛,让其快速占领各个行业的领头地位。

在这过程中,小米和小小米公司互为价值放大器,小米提供航母式支持,小米公司则成为小米后院的金矿,不仅在业绩上填补小米手机放缓的步伐,同时帮助小米完成用户群的升级,华米、紫米、青米、润米的上市更是让小米睡觉都在笑。

02

生态链理论依据:竹林效应

互联网时代创业就像雨后春笋,创业越来越多,平均寿命却越来越短,“剩者为王”已成趋势,然而百年松树也可能因为突然遭受意外打击,或外部环境的变化而轰然倒塌,没有回旋的余地,比如诺基亚。

用寻找竹笋的方式做投资,把生态链公司变成一片竹林,实现内部新陈代谢,自我迭代,用竹林理论做一个泛集团公司便成为雷军做小米生态链的理论基础。

竹林有以下特点:单点突破快、根系发达、能实现自我新陈代谢,即便一些老的竹子死掉也没关系,因为竹林的根部非常发达,能不断催生新的竹笋。

进入小米生态链的企业,通过小米提供广大的用户群、充足的资金支持、相对成熟的产品方法论,以及强大的供应链资源,幼竹生长速度会非常快,短时间内进入成熟期,这就是小小米一个个爆款产品的诞生过程。

03

生态链发展之核心:人+产品

人:靠谱是最好的背书

小米生态链的投资团队是由工程师组成,这帮技术男,在考量被投资企业团队时,用的是找老婆的标准,找的人必须靠谱,还要有超强的执行力,黄汪、张峰、苏峻、姜兆宁等都是早期被网罗的牛人。

在团队内部,他们会按照“十一罗汉”的模式来互相配合,在面对难以决定的时候,听最懂的那个人,比如在产品设计方面,李宁宁就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小米生态链里推崇的是兄弟文化,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彼此之间帮忙不添乱,互为放大器。

产品:顺势而为,品质保证

从稀缺到丰富,今后的十年,80后、90后将成消费主力,他们从炫耀式消费转向轻奢主义;从追求价格转为追求品质;满足物质消费转为精神消费。

小米生态链企业依靠对用户群、用户群需求和人性的精准把握,回归产品核心功能,解决产业级痛点,满足80%用户的80%需求,将大众产品高质化(扫地机器人、电饭煲),小众产品大众化(手环、电助力自行车),进而牢牢锁定用户。

这些年来海淘不管是从参与人数还是交易量都连年破新高(2018年预计交易量达88000亿元,参与人数7400万次),主要原因在于质量。对小米来说,关乎品质,决不妥协。

小米和小米生态链上的每一款新产品发布,都会有一堆螺丝刀等着用户去拆机,在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死磕细节,真材实料,产品内测如同炼狱。

另外小米采用前店后厂的方式,去掉一切不必要的中间环节,高效实现了产品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三流”直达。

他们用资本提高效率,用速度跑出先锋势能,在资金链断掉前跑到平流层;他们严控品质提高效率来提高效率;当然不傲慢也会提高效率。

小米生态链中的企业,以一种无可比拟的低价和高贵的品质,犹如鲇鱼般一次次在所进入的行业搅起阵阵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