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风起云涌,何来云淡风清?丨摸鱼系列

2020-03-0451

​年少不识愁滋味

年少不识愁滋味,豪气吞云梦,神交历岁年。

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的我对世界还缺少宏观的认识,2015年股灾,我既没钱更没时间买股票,2016年,我开始接触股票投资,经历了个人投资生涯的第一只黑天鹅:“英国脱欧”,第一次经历了黄金猛涨;16年底,特朗普当选,黄金市场又经历了一次忽起忽落。再后来就是陆陆续续有几次,有一次美股毫无征兆暴跌,A股白马股暴跌,中美第一回合贸易冲突。

理性总结起来,这几年是相当热闹的几年,世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人们也在过度悲观和过度乐观来回摇摆了几次。2015年到如今,我所经历的历史,让我不由得感慨,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而今年,整个大环境的变动,颠覆了所有人的预期。

就在上周五,再次亲历了世界的一次情绪化。从白天到黑夜,从东亚股市到美国股市,天昏地暗。抛售科技股,抛售金融股,抛售制造业,还抛售消费股,因疫情利好的医疗口罩类股票也抛,最后就连避险资产黄金也被抛售,创下2011年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人们抛售了除了国债以外的资产。像极了末世的恐慌,投资者们都放弃了未来。

入行产品经理,首先要理解的是,情绪是人的底层操作系统。而周五这一课依旧证明了,情绪,一直是人类世界真正的底层操作系统,而理性一直是求而不得的东西。

上周五,算是一次彻底的情绪接管了投资,任意的宣泄,也让美股做空者上一周狂赚了1000亿美元。

但疫情还在继续,不禁让人联想,不论什么样的末日情绪都还有可能再次宣泄出来。而年末还有美国总统大选,今年,可能是做空者们最赚钱的时候了。

大规模流行病的两点启示

说回本次情绪变化的起点:疫情。

人类历史的重要节点,处处有瘟疫的影子,但人类,这个系统正在是在一次次的灾难中不停的修正,并寻找到一个适合人类发展的机制。

《反脆弱》这本畅销书的作者塔勒布,却告诉我们一个相反的观点:规模越大,系统反而越脆弱。

系统要变得健壮就要经历很多摧毁式攻击。像人类经历了无数的病毒甚至导致人类基因片段里有完整的病毒片段,在远古时代,一些细菌入侵了我们的祖先的基因以后,就赖在里面不走了,有些病毒基因还参与了我们胎儿的发育,但要是它们出了问题,人类就可能患上癌症。

成熟的软件操作系统都是经历了无数病毒才成熟起来的,这种需要几十年无数人参与攻防才能打造出来的操作系统,是我们国家想依靠某一实验室、某一单一公司来实现是不可能的。

14世纪中叶爆发了黑死病,这场瘟疫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根据估计,瘟疫爆发期间的中世纪欧洲约有占人口总数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

从更大的坐标系来看,黑死病推动了封建制度的灭亡,坚不可摧的阶级社会被摧毁了,贵族和教士阶级也和普通人一样脆弱,上帝没救任何人,人类突然意识到,主旋律信仰的“上帝“,”在无数死尸面前成了笑话,没有了“韭菜“”所有人都要完蛋,人一生下来就被分成三个不可流动阶层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文艺复兴的标志性事件,就是意大利作家薄伽丘在黑死病的背景下写作了《十日谈》,因为几个年轻人为了躲黑死病跑到乡下去,躲,然后也没事可干,天天在一起讲故事,他们讲的故事最后结集就是《十日谈》。

2018年,比尔盖茨发表了一篇年终总结,谈及西班牙流感100周年以及大规模流行病问题,全球性流行病远比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杀死的人数更多,他认为人类仍没有充分做好准备。1918年到1919年是前西班牙大流感,全球17亿人的生命中有5亿人遭受感染,到了1920年感染人数扩散到10亿人,目前的死亡人数尚无定论,最保守估计是2000余万人。由于当时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与战争刚结束时期,因此大部分的国家都没有详细的统计资料。战争期间,政治家和官员有理由不了解流感的严重程度,即使明知这种严重程度但也必须封锁消息,这是因为他们担心在战争期间充分披露疫情会扰乱军心、民心,灭己方威风,涨敌方士气。战时新闻审查,大大阻碍了德国、英国、法国和美国的流感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早期报告,错过对流感早期防控的最佳时期,导致疫情肆意泛滥。西班牙是中立国,直接公开发布信息,也导致了这场瘟疫以西班牙来命名。可见大规模流行病是非常需要透明的及时的信息传播。

大规模流行病,是人类生存危机的年度特征,一是在疫情期间修复和平久了固步自封的人类社会问题,二是公开透明的信息传播有助于疫情的控制。

若无必要,勿增烦恼

人的情绪起落是与他对事实的感知成反比的,你对事实了解得越少,就越容易情绪化。这番话,来自本周读到的一篇好文章:《Our Early Thinking on the Coronavirus and Pandemics》

雷·达里欧就提醒我们注意,遭遇一件不确定性很大的重大事件时,我们不仅要关注事件的事实,还要关注人们对事件的期待,因为市场反映的其实是人们的期望值。

桥水基金作为一款永续的基金产品,当然不能依赖创始人。所以达利欧一直在桥水内部打造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具体到大家的价值观,如何进行每一个事情的决策,思考方式,投资系统等等。这就是桥水的《原则》,也是这个资产管理公司最伟大的地方。也因此即使达利欧已经退位不做首席投资官了,但是这个对冲基金能依然取得很优秀的投资回报率。

桥水如同一个机器在运行着,而且还能保持自己的进化能力。

体系+进化=永久持续!

人类这个群主目前也是如此。

达里欧文章中阐述,一般来说,当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市场期待的规律是:首先人们会低估事件的影响力,然后人们的担忧会逐渐加剧,以至于过度担忧,直到“转折点”出现,比如病毒感染情况由上升转为下降。

在这种重大事件的进展过程中,值得我们注意的有三部分信号:

是现实情况是什么?

是人们认为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是哪些指标可以被看作是“转折点”标记物?

总来来说,一次疫情对于经济体的影响有多大,不仅仅和疾病本身的传播性和致死性有关,还和这个经济体内部本身的“免疫力”“基本盘”有关系。

目前来看,全球基本盘没有出现信用崩塌,不会爆发金融危机。

为赋新词强说愁

1992年,徐克导演了一部根据金庸小说《笑傲江湖》改编的被后来人称为“邪典电影”(Cult Film),《笑傲江湖II东方不败》。

年少初看,被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折服,戏里有两首诗,甚是觉得豪气干云: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令狐冲(李连杰饰)与东方不败(林青霞饰)饮酒时所朗诵。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岳灵珊(李嘉欣饰)将剑留在马坟时所读。

如果您觉得长大后比少年时多了许多烦恼了,并不能证明长大后的世界多么糟糕,只能证明,少年时,您真的被非常非常温柔地被爱过、保护过。

而今尝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没见过风起云涌,哪来的云淡风清呀?

分享
点赞0
打赏
上一篇:滴滴发布《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
下一篇:为最困难的任务准备最负责任的肩膀丨摸鱼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