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美国著名初创投资机构YC创投在2007年,发布于其官方网站上的文章,原文地址:http://www.paulgraham.com/die.html?utm_source=wanqu.co&utm_campaign=Wanqu+Daily&utm_medium=website

创业公司活下去的关键是什么?作者在一次夏季晚宴的聚会上,以一次正式讲话方式告诉他们所投资的初创企业。当中的内容给我们的团队非常大的启发,发表的时间较为久远,但后来无数的创业公司发展的经历也印证了他的观点。以下是我的翻译版本,与大家进行分享。

这是一个我在YC的夏季晚宴上的一次讲话。通常我们并不会在最后的晚宴上设立演讲者;但如果可以将创始人们从可以预防的倒闭中拯救,那么我觉得这值得去破坏一些氛围。所以在最后的一分钟策划一个相对严肃的讲话,我并不是帮着当做是一个散文,我将它写下来,是因为当时距离晚宴,我只有两个小时,且我需要再写作的时候快速地进行思考。

前一段时间我曾对一名记者谈到,我们希望所投资的三分之一的公司可以成功。实际上我曾经更为保守,我希望这可以是50%的概率。这听上去很疯狂,我们有二分之一的成功机会?

然而另外一个说法是,在座各位将会有一半的人将要倒闭。我能理解,这样的说法听上去一点都不好。而事实上,这甚至有有一些奇怪 当你想到这样的情况,因为我们对成功的定义是变得富有,所以这里一半的你们将会变成富有,另外一半人将一无所有。

公司只要可以避免倒闭,各位就会变得富有。这听上去像是一个笑话,但这实际上对创始公司一个非常的典型描述,这也当然描述着在硅谷发生着什么。我们需要避免倒闭,直到我们变得富有;

最近的一段时间,打断了一切的工作,我们前往雅虎进行会议,向他们借来一个会议室对一个想要在新一轮融资中退出的投资者快,进行辱骂。在要变得富有、活下去的过程中我们都像是死神一样可怖。

你可能会曾听说过,关于组织一个好会议该如何准备。你已经做好了准备,你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让你保持企业生存,从而让你可以变得富有。这并不是一个正常情况下,大家会思考的事情,所以让我们来谈谈如何才能让企业“活下去”;

至今,我们已经经历了有5次,见过有一系列的初创公司倒闭,大概是当中的10家,我们并不能准确的知道为何他们会倒闭,因为他们通常倒闭地消无声息而非英勇壮烈地死去。他们几乎都是突然地出现,然后死去;

对于我们而言预示着即将来临的厄运的是 ,我们失去了你们的消息。我们在没有听见关于一个初创公司任何消息好几个月,这便是一个糟糕的信号。如果我们向他们撰写了一封邮件了解企业的情况,而他们并不回复,那就真的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直到目前,有这样情况的企业都会100%倒闭.

然而如果初创公司正常地成交业务、进行发布会,给我们写邮件,或者出席YC举行的侯东,他们大概率还是继续活下去

我能理解这听上去有些天真,联系是双向的。如果你们可以保持让我们一直听见你们的声音,那你们将不会倒闭;

这并非像是所听上去的那么简单,各位可能已经注意到,与我们还有其他的创始人们一同在周二进行晚餐,相对于横向可以让你完成更多事情,因为每一个晚餐都是一个小型的发布日。每一次的晚餐都类似于一个完成节点。所以仅仅是和我们一同保持经常联系,也将会推动你去让事情实现。因为你将会对公开而未能实现的代办事项,而感到尴尬;

如果这实在有效,那么它将会是一个“杀手锏”。只需要你们和我们保持正常的联系,就可以变得富有,这似乎是一个很棒耶很疯狂,但这常常是有效的。

另外的一个方法是与其他YC投资初创企业保持联系,在旧金山这里有一个完整的社区,如果你们能来这里,创业的压力会让各位在整个夏天里都更加努力地工作;

当初创公司倒闭时,官方的说法一般是资金无法支撑,或者创始人出走团队,经常性这两个原因会同时发生,但我认为其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士气低落。我想你也很少听说过一个创始公司经常非常努力,却因为没有正常支付他们的运营商服务费用,然后服务器的插口被拔掉而倒闭。

总结一下,初创企业很少在关键时刻倒闭!

如果这么多的创业公司都几乎在快要获得成功的情况下,因为士气低落而失败,你就不得不考虑,一家创业公司士气低落的情况。那当然是会发生。我有过实际的经验,所以我再也没有创业。创业公司的士气会低落到地难以置信。我敢打赌,即使是谷歌也曾有过事情看起来毫无希望的时候。

知道这会有帮助。如果你也有可能会感觉很不妙,那么当实际感觉非常不妙时,你也不会想“我要放弃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这样,如果你坚持下去,情况可能会好转。人们用这个比喻来形容创业者的感受至少是过山车而不是溺水。你并非会接连地沉沦,而是会在沉沦之后再起伏。

另一种感觉似乎令人担忧,但事实上这在初创企业中是正常的,那就是你会感觉自己所做的事情起不了作用了。你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你所做的可能确实是行不通的。创业公司几乎永远不会在第一次就可以把事情做好。更常见的是,你对外发布了一些东西,却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但请不要以为你失败了,这对初创公司来说很正常。但也请不要原地踏步,什么都不干,一定要继续迭代下去。

我喜欢保罗·布希特的建议,即尝试做一些哪怕只有少数人真正喜欢的东西。只要你做了一些让一些能让他们欣喜若狂的东西,你就走上了正确的轨道。即使是真正爱你的用户还并不多,也将会对你的士气有好处,让你的初创企业士气高昂。它也会告诉你应该关注什么。他们爱你什么?你能做更多吗?你在哪里能找到更多喜欢这种东西的人?只要你有一些爱你的核心用户,你所要做的就是增大他们的数量。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只要你继续努力,你最终会成功的。Blogger和Delicious都做到了,他们都花了很多年才成功。但这两个项目都是从狂热的忠实用户核心开始发展的,他们的创始人所做的就是逐步发展这个核心。Wufoo现在也同样在这一个道路上。

所以,当你产出了一些东西,似乎没人在意,请仔细看看。到底有没有用户真的爱你,或者至少有一些小群体爱你?很也可能会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请调整你的产品,然后再试一次。在你们所研究领域里,至少都包含一个成功的方法。如果你继续努力,你会找到的。

好,现在让我提一些大家不该做的事。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做“其他”的事情。如果你们发现,团队有人说了一句以“但我们也将继续创业而努力”结尾的发言,你就麻烦大了。鲍勃要上研究生院,但我们会继续创业。我们要搬回明尼苏达州,但我们会继续创业。我们正在进行一些咨询项目,但我们将继续会继续创业。你不妨把这些话翻译成“我们放弃了创业,知识我们自己不愿意承认”,因为大多数时候这就是它的意思。创业是如此的艰难,所以不能有二心!

特别是,不要去读研究生,也不要开始其他项目。分心对初创公司来说是致命的。创始人选择继续上学(或回到学校)就是是一个巨大的死亡预测因素,因为除了分心之外,它还能让你说你在做什么。如果你只是在创业,那么如果创业失败了,你就失败了。如果你在研究生院,你的创业失败了,你可以说“哦,是的,我在研究生院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创业公司,只是最后它没有成功”

你也不能以“它也只是没有成功”这样的话来形容你唯一的职业,人们并不会理解你。

我们在研究YC投资的初创公司时发现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创业者更多的动力是害怕让人知道自己失败了,而不是希望得到数百万美元。所以,如果你想得到数百万美元,就把自己放在一个如果失败了就将是被公开羞辱的位置上。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Octopart的创始人时,他们看起来非常聪明,但并不意味着投资他们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他们似乎并不特别投入,因为两位创始人中有一位还在读研究生。但后续事情开始合理地发展起来:这家初创公司慢慢地发展起来,他选择退学,《新闻周刊》上发表了长篇大论,上面带有他们胸前印着“亿万富翁”一词的漫漶。他再也不能“失败”了。因为他们认识的每个人都看过那幅画,高中时伤害过他们的女孩子也会看到,妈妈更是可能把它放在冰箱上。如果是这样话,那时候失败就是不可想象的耻辱。此时此刻,他们将会决心战斗到底。

所以我希望我们投资的每一家初创企业都能出现在《新闻周刊》上,并将他们描述为下一代亿万富翁,因为这样一来,他们都无法放弃,这样的话创业成功率将高达90%,我并非开玩笑。

当我们第一次刚刚知道Octoparts的时候,他们的创始人还是较为轻松愉快的。但现在当我们和他们谈话时,他们似乎变得很坚定。因为电子零件分销商正试图压迫他们,以保持其垄断定价。(如果你觉得奇怪的是,人们在2007年仍然从厚厚的纸质目录中订购电子零件,那是有原因的。分销商们希望避免网上定价带来的透明度。)虽然我也会有小许地心疼,我们把曾经轻松美好的少年转变成坚定狼性的创业者,但这与公司生死攸关的市场份额有关。如果创业成功了,各位都会得到数百万美元,但你并不是仅仅通过索取就得到了这些钱。你得假设这需要一定的痛苦。

所以不管Octoparts的日子有多艰难,我相信他们会成功的。他们可能不得不把自己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但他们的企业肯定不只是会突然地出现然后消失。他们很聪明,也在一个有前途的领域工作,只要他们不放弃。

在座的各位你们都已经拥有了前两者了。你们都很聪明,都有着前沿的想法。所以你最终是活的还是死的,那就都要归结到第三个要素:放弃,还是保持坚持。

好了,最后我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企业永远都在创业中。在没有发生某种不可抗力的灾难下,从初创到变现概率是千分之一。但请不要泄气,当“灾难”来临时,对自己说:好吧,这就是保罗让我们要做的,不要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