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流氓医生》中,医生刘文(梁朝伟饰)表面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在红灯区经营诊所,在生活上各样的不收边幅,但在自己职业上,他醉心钻研医术高强,为贫苦大众贡献他精湛的医术。 光影的故事爱打造浪漫,这个故事的浪漫产生于工作环境与职业精神的冲突和当中良好的解答。

最近自媒体做了关于中年互联网人转型的话题的漫画,似乎从事互联网职业的我们,在到了中年时职业发展便变得无所依从。 这样的迷茫实际上是产业的发展历程还较短所导致的,绝大数年轻人,追随者互联网产业的浪潮,进入行业,但行业内部也确实没有很好地形成一套适应年龄变化的职业发展体系。

据了解,全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1995年成立,距今24年,如果一个20岁年轻人在当时入行,到现在他也还有没有超过44岁。

行业的急速成长、展开,有时候让我们忘记这是一个年轻的行业。

作为一家经营着软件设计、研发服务的公司,我们特别注重产品经理、产品策划这个岗位。但这些些年来,存在一种现象,很多年轻人抱着对产品岗位职业的憧憬兴致勃勃地来,最终认为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匆匆地选择离场。

对于产品新人而言,我对在公司的产品岗总结是,确实会比一般的公司要。

一方面,在项目过程中,需要直接应对客户所提的项目诉求,产品新人会因为缺乏一套自信的方法论,容易会被外行的客户带跑偏;另一方面,与大部分新人所了解的产品岗位,从项目的小工作开始完成不同,因为直接面向项目负责,需要和客户一同进行战略制定、产品设计、项目管理等工作都需要投入。 我的反思是,如果没有对职业本身进行良好定义并有线索进行成长的话啊,便会容易存在消极的情绪。当然,目前团队也存在着人才梯队建设的问题,但我希望可以先缩小一下讨论的范围,开始着重聊一下我对产品经理这个职业的一些看法。 在接下来,试图开始一个系列,沉淀一些对自己入行的这个职业的思考。 这算是仓促而书的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