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倚天屠龙记》说起

小时候喜欢《倚天屠龙记》,佩服金庸先生,宏观之把江湖帮派,元朝军队,西域宗教写在一个光明顶里,微观之武功秘籍,屠龙倚天,明争暗斗,爱恨情仇。

主角张无忌的更让人喜欢,本深受寒毒,意外在猿腹中得到绝学九阳神功,又在光明顶的密室中习得乾坤大挪移,弱冠之年,凭一己之力解六大帮派围攻明教光明顶之困,一步走上人生巅峰,开启传奇故事。

小时候我希望我就是张无忌,学得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便可打遍天下。

但可惜的是,我不是张无忌。

**

十年的功力,被一语点破**

作为一名初级产品经理,一直非常关注【产品方法论】。不得不说我们学习的这套方法论确实非常有用,可以帮助新人产品快速入门。

但我在产品方法论进阶的过程中对于方法论太过关注,总是着想通过自己的学习,总结出一套产品方法论,希望它就像武功秘籍一样,他就是我的【乾坤大挪移】,学会了就可以在秋招的战场上一世无敌。

** 结果我这幼稚的想法,被CEO一语点破...

** *不要想着自己学会一招一式,就可以打遍天下 *

万变不离其宗

我的学习,非常关注的是方法,我想对方法的关注来源于长达十二年的应试教育,在应试教育里,能掌握做题方法的人,一般都可以考上80分。

回想高三考数学的时候,我们是广东第一届考全国卷的“小白鼠”,数学六道大题,三角函数,概率,立体几何,解析几何,函数与导数...

当时我深刻地记得数学老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万变不离其宗”,我的学习方法便是:掌握方法,吃遍所有大题。

但很可惜的是,高三的时候,我只学会了“其宗”,却没有学会“万变”。

“其宗”:方法论只是方法论

确实方法论可以帮助你解决80%的题目,特别是前三道大题,解法确实是万变不离其宗。一道立体几何,解法无非就是几何法,向量法两种,通吃所有,这道题也是我掌握得最好的每次都拿满分的题。

但是剩下的20%,不是通过方法论就可以解决的,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终其高三一年的学习都没有一次在考试中突破数学最后解析几何和函数与导数两座大山。

很可惜的是,过去我一直不想正视自己在高考上的失利,直到四年后的今天我才被CEO一语点破,才重新审视自己,明白这个道理。

“万变”:练习与储备

方法论固然是重要的,但方法论永远只是方法论,只不过是智者总结出来的思维规律。高考战场上,我只学会了一套数学方法论,却没有学会数学老师的另一句话”老师只能教会你们方法,剩下的需要你们自己练习。”,练习才是学会“万变”的途径啊。

产品经理也是这样的 这世上这么多产品经理,我接触过的产品经理里,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论,为什么始终只有少数的产品经理可以做出惊动江湖的产品,数起来,无非是微信张小龙,苹果乔布斯等被众人奉之为神?为什么大家都懂得做数学题的方法,而人家考上的是清华北大,而我却只能勉强上个一本线?

做产品,考数学,或者做任何的行业都是一样的,方法论的学习知识开始,重要的是你怎么去使用方法论,怎么去把更多的知识和方法论结合起来运用。并且方法论只是前人的智慧结晶,方法论也许会因为时代的变化,被创新,被时代抛弃。

【产品方法论】其实说起来一共就那么几个东西,需求,干系人,用户,场景,竞品和商业。但每个人的思维方式,知识储备是不同的。

张小龙可以做出微信,得益于其foxmail的练习,个人性格,知识储备等。 乔布斯当年在车库里搞电路板,制造“电话机”的时候,已经让他深刻接触了人性,人性在时代里的变化是不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乔布斯可以在2007年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奠定了过去十年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原因之一)。

世上会有张无忌

明教左使杨逍,在已故教主阳顶天的指导下学得乾坤大挪移,经过十几年的修炼,也只不过是炼到第二层,像张无忌这般几小时速成的人,江湖罕见。

这世上会有张无忌,我们称他们为为天才。

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便是张无忌这样的天才,也需要积累和机遇,年幼受张三丰传习教导,光明顶上又受小昭相助才习得【乾坤大挪移】。

*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杨逍,我们不是张无忌。 *

我们在“江湖”里,想要成就一番事业,仅仅有一套【方法论】,显然是不够的。

作为一名产品经理, 个人素质,知识储备,人脉网络,都是非常重要的,当机会出现时,有能力把握机会,乘势而兴。

产品经理,就是要抓住宏观世界变化的趋势,抓住机会,洞察到用户的需求,在已有有限资源的条件下,设计一个解决方案,满足不同干系人的需求,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接入整合社会的价值网络中,打通需求和商业,这才是一个产品。